民用暮光

Bloodborne本篇全NPC对话和过场

一个存档站:

——BLABLA同DLC篇


——调戏了6个周目的NPC,剧情槽点巨多,估计得单开一发来写


——统共将近2W字,难以置信我居然真的誊完了。一边整理一边听英文对话,时不时脑内弹幕WTF……知道翻译坑,然鹅没想到居然这么坑。看剧情还是得玩英版或者日版啊




——DLC追加对话看这里http://bd-data.lofter.com/post/1e5769bd_ced0c63——




剧情过场


(开场)


啊,對了…暗淡之血…嗯,你來對地方了。雅南是血療之鄉。你只需要解開它的神秘面紗。但是,像你一樣的外鄉人要從哪裡開始來瞭解呢?簡單,你只需要給自己來點雅南之血…不過,首先,你需要立個約…


很好,契約完成。現在,我們開始輸血吧。哦,別擔心。不管發生了什麼…你都會認為它只是個噩夢…(笑)


(神父)


…街上到處都是怪獸……你遲早會變成他們一夥的…


驕傲得不想以真面目示人,是嗎?但是,這可是場堂堂正正的獵殺!


…那是什麼氣味?甜美的血液,噢,它對著我唱歌呢。這些就足以讓一個人生病了。


(触摸头骨)


威廉大師,我來向你告別。


噢,我知道的,我懂的。你現在想要背棄我嗎?


不,但你不會聽的。我跟你說,我不會忘記我們的古訓。


…我們生於舊神之血,在舊神之血的陪伴下長大成人,最終也因它而破滅。我們的眼界不夠開闊…


感受舊神之血的恐怖。


我必須動身了。


對神起誓吧,恐懼舊神之血,勞倫斯。


(看门人)


(笑)這密碼…


(噩梦之主)


啊啊,科斯又名科斯姆…你聽到我們的祈禱了嗎?不,我們不應該放棄夢境。沒人抓得到我們!現在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們了!(笑)


(笑)噢噢!好厲害啊!即使是在夢境里,獵人還是獵人。但是,哎呀,不會這麼快!噩夢會一直循環往復下去的!


和你曾經為愚笨的羅姆所做的一樣,賜予我們眼睛吧,賜予我們眼睛吧。


賜予我們心靈之眼,去除吾等野蠻愚昧。無盡泥沼之障,不再障目。當然就是宇宙了!讓我等促膝長談。閒談直至凌晨…新奇想法,高位思考!


現在我已醒來,我將會忘記所有事情…


 


 


Gehrman, the First Hunter


(初见)


啊哈,你一定是那個新的獵人。歡迎進入獵人的夢境,現在這裡會是你的家。我是…傑爾曼,是你們獵人的朋友。你現在肯定有點恍惚,不過別想太多啦。去殺一些野獸吧。這是為你好。拜託,這不過是獵人會幹的事情,習慣就好…


這裡原本是獵人們的避風港。一處獵人們用血液來強化武器和軀體的工場。現在我們的工具沒有以前那麼多了,不過…你能找到的,盡可隨意使用。…即使玩偶也可以,如果你喜歡的話…


(追加)


月亮靠得很近了。今晚將會是個一個漫長的獵殺夜。如果野獸很有威脅性,並威脅摧毀你的精神,就去尋找金杯吧。就如同在你之前的每個獵人所做的那樣。金杯將會揭示神之墓地。…獵人在那裡參加聖餐…大多數金杯都在眾神之墓地的深處。少數金杯流傳出來…卻在人類手中再度遺失。不過如果古老的獵人傳說仍是真的……其中一只金杯供奉在山谷的小村莊。然而,那個小鎮陷入混亂之中…小鎮已被燒毀、遭到遺棄,人們怕遭到禍害早已離開,現在只有野獸住在那裡。最適合獵人的地方,是嗎?


治愈教會,以及那裡的血療師…從前曾是獵人的守護者,那是獵人路德維希時代的事了。他們在獨特的工場裡鍛造武器。時至今日,大多數血療師不記得獵人了。不過他們能給你的還有很多。所以,要注意你的祖先們留下的訊息。攀登到亞丹小教堂。在那裡,你將找到教堂工場。


(梦话)


噢,勞倫斯…你怎麼那麼久…我太老了,幹不了這個,恐怕沒什麼用了……


…噢,勞倫斯…威廉大師…來人啊,救救我…解開我,拜託,誰都行…受夠了這個夢…夜晚遮蔽了所有視線…噢,來人啊,拜託…


(结局)


好樣的獵人,你幹得不錯。夜晚即將結束。現在,我會對你開恩。你將死去,忘掉那個夢,並在清晨的陽光下醒來。你將得到解脫…不再受到這個獵人噩夢的侵擾…


再會,親愛的獵人。感受血之恐懼。


 親愛的,你腦子裡在想些什麼?獵殺、血液還是噩夢?嗯,這都不重要。獵人幫手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。今晚傑爾曼將加入獵殺行動…


你必須接受你的死亡。從漫漫長夜中解脫…


夜晚和噩夢都太長了…


 


Doll


(日常)


你好,善良的獵人。我是一個人偶,在這個夢裡面照顧你。光榮的獵人啊,去追尋血之迴響吧。我會把它們融入你的力量之中。你將去獵殺怪獸…而我會在這裡守候你,為你微弱的靈魂壯膽。


歡迎回來,善良的獵人。你渴望著什麼?


啊,歡迎回來,善良的獵人。我肯定是睡著了…你想要什麼?


很好,讓迴響成為你的力量吧。靠近我。現在。閉上你的雙眼…


再會,善良的獵人。願你在甦醒的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價值。


善良的獵人,你來了…黎明即將到來…這個夜晚。以及這個夢境,即將迎來終結。傑爾曼正在大樹底下等著你。


(DLC杀死玛利亚和孤儿后)


善良的獵人,這聽起來可能有點奇怪,但…我是不是產生了什麼變化?稍早之前,從某個地方,也許是身體的深處,我有一種從厚重枷鎖中掙脫的感受。雖然我本來就不明白…這過程還真是古怪…(笑)


善良的獵人,我聽見杰爾曼沉睡的聲音。他在平時的夜裡總是靜不下來。但今晚他聽起來非常沉靜。也許是什麼東西減輕了他的痛苦。


(交谈)


你跟傑爾曼說過話了嗎?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經是個獵人,但是現在只負責給獵人們建議。他是個朦朧的存在,在夢境世界裡面看不到他。但是,他卻還是在這裡,在這個夢中……這就是他的目的…


啊啊,這些小傢伙,是夢境的居民…他們尋找像你一樣的獵人,崇敬並為他們服務。他們不會說話,但是,你不覺得他們很可愛嗎?


時光流逝,數不清的獵人來過這個夢境。這裡的墳墓在他們的記憶中長駐。感覺一切都逝去已久…


獵人們跟我提起過教會。關於神和神的博愛。但是…神真的愛著祂的造物嗎?我是個人偶,出自你們人類之手。曾幾何時,你們想過愛我嗎?當然…我愛著你。難道不是你把我造成這樣的嗎?


善良的獵人…你的到來頗令我感到安慰…我能感覺到遠古的迴響在你的血脈中回蕩…


(给予发饰)


這…這是什麼?我-我記不得了,什麼都…只能…我感覺…懷念…我從未有這種感覺…我出什麼問題了?啊啊…告訴我,獵人,這是快樂嗎?啊啊…


(祈祷)


噢,芙羅拉,月亮之上的你,夢境之中的你。噢,小傢伙,哦,飛逝的遠古遺願…願獵人安全,願他能享舒適。讓這個夢境,他的束縛…預示快樂的覺醒…終有一日,快樂回憶,永遠不忘……


這是某個我認識的獵人的墳墓。他雖然被夢境迷惑,但還是保持堅強,並在最後目睹了曙光。我祈禱你已在那清醒的世界中找到意義和慰藉。


(结局)


再會,善良的獵人。願你在甦醒的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價值。


就這樣,獵殺又一次開始了。


你覺得冷嗎…?(笑)噢,善良的獵人…


 


Gilbert


(初见)


噢,你肯定是個獵人。而且也不是從這附近來的。我叫吉伯特,和你同為外鄉人。你肯定過得很高興吧。雅南的人們…對待客人的方式很特殊。好吧,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自如地站起來…但是,如果你有什麼需要,我願意幫忙。這座城鎮已經被詛咒了。不管你是出於什麼原因來到這裡,你都應該想辦法趕快離開。不管你從這兒拿到什麼,那東西也只會弊大於利。


你說什麼?暗淡之血?嗯…沒聽說過。如果你是對血液感興趣的話,你應該去治愈教會碰碰運氣。教會掌握著有關血療的所有知識,也掌控著各種血液。穿過峽谷,去雅南之東,那裡是治愈教會的小鎮,又叫做大教堂區。在大教堂區深處就是古舊的大教堂。…那裡是治愈教會特殊血液的誕生地,至少他們是這麼說的。雅南人不會和外鄉人分享太多。一般來說,他們不會讓你靠近那裡,但是…今晚要進行獵殺。這可能是你的機會…


穿越峽谷,去到雅南之東,你會找到大教堂區。在那裡的深處坐落著古舊的大教堂,據說那裡就是血液的來源。我沒聽說過什麼[暗淡之血],但是…如果你要找特別類型的血液,那裡是最好的選擇…


(追加)


是的,我知道了…但是,大橋是去大教堂區的唯一道路。在獵殺中,橋樑會封閉…嗯…你要試試導水渠嘛?那是個——該怎麼說來著……一個多彩的區域,在大橋的南邊。在那裡,有條導水渠直通大教堂區。(咳嗽)那地方一般沒人會想去,但是…我不認為你有什麼別的選擇。你覺得呢?


從鎮上出來的一條導水渠,從大橋南邊到大教堂區。那地方一般沒人會想去,但是…大橋封閉期間,也沒有什麼選擇餘地…


啊,你不需要太關心我。我恐怕幫不上你什麼了。但是,在我死之前…拿著這個…我用不上它了,但可能你…(咳嗽)我得的是不治之症,但是這座小鎮給了我希望…他們奇怪的血液讓我贏得了些時間。我很幸運,沒有被怪獸的瘟疫所傷。我還可以以人類的身份死去…


啊啊,你別擔心我。


(入夜后)


你問我有沒有聽說過拜爾金沃斯?嗯…恐怕我只能說抱歉了。當地人不怎麼喜歡和人談起這裡的歷史。(咳嗽)恐怕我沒多少時間可以幫你了…


為什麼…我…為什麼…神啊,我做過什麼了?求求你救救我…求求你…(咳嗽)


(攻击窗户)


嗯?出什麼事了?(停顿)立刻停止胡鬧。


你已經跨過界限了。真是可憐,又是一個墮落的雅南人。


 


Eileen, the Crow


(初见)


噢,你是個獵人嗎?你是個外鄉人嗎?你身陷混亂的困境,而今晚就跟所有的夜晚一樣。這是歡迎新獵人的。為自己做好最壞的打算。沒人類存活下來了。他們現在都變成嗜啖血肉的怪獸了。


還在徘徊不去?怎麼了?獵人為了幾隻怪獸而氣餒?呵呵…沒關係。心中沒有恐懼的話,我們跟怪獸牠們也差不多。


你還在這兒做什麼?別再緊張害怕了。獵人的天職就是獵殺。


(攻击)


看看你,你這可憐的酒鬼。我要絞死你這邪惡的野獸。你的罪狀必無所遁形!你曾經是個獵人吧?這真的是你想要的嗎?夠了,現在…沒有人會責怪你…


你還能做夢嗎?…幫我跟那個小人偶打聲招呼…


你不能再這樣下去…


(追杀亨利克)


噢,你好。來的正是時候,我得警告你…別靠近大教堂區內亞丹小教堂下方的墓地。亨利克是一名老獵人,他已經瘋了。還有,他是我的目標…


你沒有必要…但是謝謝你。拼了性命,我們辦到了。你不賴嘛。你一定也殺了蓋斯科恩吧?他已經瓦解了…我肯定它已經結束了。但是,不要捲入裡面。獵人應當獵殺怪獸。獵人的獵殺是我的…(笑)


(血月后)


噢,又是你嗎?我恐怕出了點事了。我要休息一會兒。噢,別擔心。我有足夠的血液了,足夠救一名老女人。我不想再做夢了。這是我最後的機會。我真是蠢!我得小心翼翼的走才行。但是那東西還埋伏等著啊。轉過去,這是我要解決的事。


你從不聽長輩的話嗎?沒關係,你是救了我一命。我好像不再適合這樣的生活了。我輝煌燦爛的歲月已走遠…嗯,我知道…拿著,給你的。這也是獵人的任務,但與榮耀無關。反而,它是個負擔,你可以選擇承擔的負擔。決定只在於你。啊,我眼皮好重…讓我休息一會…我沒事,只要等等…


(发疯)


只有少數獵人可以抵抗獵殺时興奮的快感。看看你,就跟所有人一樣…獵人必須死…噩夢必須終結…只有我能終結這狂亂!(笑)


沒人能阻止那些怪獸。獵人現在有什麼好呢?你的血液是屬於我的!獵人的血是給我的!你的懲罰就是死亡!獵人要死!受夠了這可怕的噩夢!(笑)


這場獵殺讓獵人發狂。(笑)


…啊…你们这些魔鬼…


 


Chapel Samaritan


(初见和收容)


…嗯?噢…你一定是…一位獵人。很抱歉薰香蓋過了你的氣味。很好,很好。我一直在等著你們的來到。這些獵殺讓所有人都躲在室內。等待事情結束…你知道啦,就從好久以前開始,一直都是這樣子。但這一切不會輕易結束,至少這次不會。甚至於躲在室內的一些鎮民都惡化了。女鎮民的尖叫,血液的惡臭,怪獸的咆哮…這些都已經不再罕見。我可以告訴你,雅南已經完蛋了。但是,如果你看到還沒有迷失心智的人…告訴他們這裡,亞丹小教堂。他們在這裡會得到安全,薰香會趕走野獸。告訴大家吧……讓他們都過來。如果你不介意…嘻嘻…


我知道我不該請求你的,但是…如果你在獵殺中碰到了什麼人,請告訴他們來亞丹小教堂。如果他們看起來值得被告知,那就…噢,我真心希望他們是啦…嘻嘻…


如果你找到了還保有理智的倖存者,那麼…把他們帶來亞丹小教堂,好嗎?(笑)


啊…獵人啊。你還活著嗎?這個地方很安全。你待多久都可以。但是…下次你出去獵殺的時候,請記得我請求的事情。如果你找到了還保有理智的倖存者,告訴他們來亞丹小教堂避難。因為在這裡就可以無所畏懼…哈哈哈!


外面一點氣息都沒了,整個鎮上都沒有……我懷疑外面還有沒有人…神救了我們…雅南已經完蛋了…


沒有倖存者了,不可能有了…雅南已經完蛋了…


(救人,第一段是妓女的)


噢,好心的獵人!謝謝。所以,是你告訴那位女士來這個地方的?嗯,她…她真的跟我說話了!好吧,只是有的時候,而且她很坦率…但是…她很好心的,我很肯定。她是個好女人。


啊啊,獵人啊!謝謝。所以,是你告訴那個老人/聖女/老婦人來這個地方的,對嗎?好吧,他/她沒告訴我太多,不過,還是…無論如何我還是寧願看到他活著。


還有…我希望,我的請求最後都能夠幫到他們…你要理解我從來沒有給別人帶來什麼用處…我只是很高興…哈哈!


(NPC死亡)


噢,好心的獵人…那位女士,你送來的那個…她死了,硬得像塊石頭…為什麼…一定是怪獸來了,對吧?…或者,你覺得是不是外面那些人…我…不知道…啊啊…好吧。我懂了。都是我的錯,都怪我…(哭泣)


…是怪獸嗎?…或者,是不是外面的誰進來了,然後…?我…什麼都…不知道…


噢,好心的獵人…這是怎麼回事?這裡,怪獸…為什麼…?都是我的錯…殺死了,吃掉了,每個人,這都是我的錯…神啊,我很內疚,很愧疚…(哭泣)


我只想幫忙…一生裡唯一一次…他們告訴我這沒用的…我母親總是這麼說,所有人都一直這麼說…我早該知道的,早該知道的…


(攻击)


是我的錯,我知道了。所以…救救我吧…我求你停下…停下,求求你!為什麼—為什麼!求求你,停下吧…


我只是想要幫…別人…


善良的獵人,求求你…


我只是想要…做你的…朋友…


 


Lonely Old Woman


(初见)


噢,你是個獵人吧?那麼你知道有什麼地方安全點嗎?


之前我聽人說過。把自己關在室內有時也不夠安全。你們這些獵人勤快些,我們的處境也不會這麼糟糕了。你有義務幫我的忙,聽到了嗎!所以怎樣呢?你會不會告訴我呢?


是啊,我早該知道的。你一點用都沒有…一點都不尊重老人!是啊,你們這些外來人真是一無是處。好了,承認吧,你心裡覺得我們都瘋了,是不是!好了,拿起東西快走!你們的花樣我都看慣了!


又怎麼了?跟你說話真是浪費我的時間。除非…你給我找了個安全的好地方了?


啊,你知道些什麼?外來人還有有點用的。喂,別只是站在那兒。你沒事可做了嗎?去給怪獸放點血吧,解決這場混亂。


噢,你怎麼又來了。趕快走吧!


(教堂对话)


哦,不,我還沒忘記呢。你覺得我欠你甚麼了嗎?嗯,我得說,還真是動聽。雅南現在的混亂都是你們造成的,你們這些令人煩躁的外來者!我們的血已經被毀了,被你們這些人給毀了!別靠近我!我討厭你們!


你!離我遠點!你們的花樣我都看慣了!


噢,我們怎麼會捲入這片混亂裡的…


(错认)


喔,你回來了。親愛的,你今天早了一點回來啊。發生什麼事了嗎?什麼事都可以跟我說的…媽媽會讓一切都好起來的…


哦,親愛的,歡迎回家。發生什麼事了嗎?什麼事都可以跟我說的…媽媽會讓一切都好起來的…


怎麼了?你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?


噢,很好。盡情抒發吧。你過去一直都很勇敢的。但你不能老是把東西藏著壓著。你不要害怕分享。


噢,天哪。你真可憐…不過你別擔心,啊…(笑)這個能幫你忘掉…忘掉麻煩,忘掉擔憂…


噢,親愛的,怎麼了?你又陷入困境了嗎?


噢,天哪。你真可憐…現在,現在,耐心點…媽媽會讓一切都好起來的…(笑)


哦,親愛的,歡迎回家。你已經非常,非常地有耐心了。給你,這個能幫你忘掉…忘掉麻煩,忘掉擔憂…


(攻击)


你被惡魔上身了嗎!詛咒你,陌生人!


你怎麼了?我是你媽媽啊,你看不出來嗎?


這是…你爸爸的血…


 


Arianna,Woman of the Night


(初见)


噢,多麼怪異的氣味…但總比血液和怪獸的惡臭好多了。那麼,有什麼事?獵殺期間我不營業,如果你的目的是這個的話,那我只好讓你[自便]了。如果你還是不滿足,親愛的,早晨再來吧。(獵殺期間我不營業,而且,這裡也不是女人來的地方。我可不想把你也拖下水。)


噢,我的天啊。你是個獵人,對嗎?也許你知道哪裡安全?漫漫長夜,而我沒剩下多少熏香了…告訴我吧,肯定有好地方可以去的對吧?


噢…真是可惜。好吧,如果你真找到安全的地方,發發好心告訴我。在這附近就只有你能幫我了。你懂的吧?


啊,你好,你是來看我的嗎?你有找到安全的地方嗎?


噢,親愛的,謝謝你。也許我們能在那裡再見!(笑)


(教堂再见)


噢,你好,親愛的…你沒騙我,這是個安全的地方。謝謝,你對我有恩。


我想向你表示謝意,但是我沒有什麼可以給你了…只剩下我的血。但是,你會要妓女的血嗎?


噢,很好。親愛的,靠近些。別擔心,這不是第一次了。


噢,你好…親愛的,對不起。你索求得太急了。我只有這麼多血了…夠嗎?


喔,你回來了。這裡畢竟也不是太安全,是嗎?不過我不在乎。我沒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去了,真是太感謝你帶我來這裡了。


(血月后)


喔,你回來了…原諒我,我有點不舒服…所以,今天恐怕不能給你血了…噢,我一定出問題了…(呻吟)


這不可能…這是個噩夢。(又哭又笑)


(攻击)


我做錯什麼了嗎?


 


Bigoted Old Man


(初见)


你…你不是從附近來的吧。跑來加入獵殺的外鄉人?真是個可悲的主意。你說什麼?你認為我是頭怪獸?哦,也許我還認為你是頭怪獸呢。離開我的城堡!


噢,你怎麼又來了…啥,你覺得這很有意思?好吧,我一點都不覺得。你快點離開。我不想跟你們這些怪獸獵手打交道。


噢,你真是煩死了。快點走開啦,可以嗎?


(收容)


你在散播甚麼不重要的廢話?我聽到你告訴那個妓女有關避難所的事。好吧,她真是個十足笨蛋,居然相信外鄉人。為什麼?她這種人恐怕只會去偷你的金幣。(笑)


好了,外鄉人今天說了什麼花言巧語?你覺得我很容易騙嗎?哦?好吧,放馬過來。


(笑)怎麼了,怕你的西洋鏡被拆穿嗎?是啊,我就知道你會退縮的,我就知道。啊啊,你也許是個外鄉人,但至少你知道何時進退。(笑)


什麼?你就不能忍住不來亂說嗎?行,來吧…跟我說說吧。告訴我你那個小避難所的事情。


嗯…抱歉,我言辭太犀利了。我一聽就知道是迷信。外鄉人…就算說謊也能猜得到。


什麼?還在用你那一籮筐謊言來矇騙民眾嗎?好的,來來,放馬過來。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。跟我說說你那個小庇護所。


(教堂對話)


啊,是你啊,外來的騙子。你真以為你那套有用?你哄不了我!現在快滾吧,你聽到了沒!快走!我受不了你這騙子的惡毒氣息!


我會給你一條小建議。小心那個瞎子。那個在食物鏈最底層的乞丐。…他就在那裡,就像這個地方是歸他所有一樣…不要信任他。他到底想從所有這些人身上得到什麼來著。我告訴你,那個小滑頭的過去很陰暗的…


…噢,好吧,我會給你一條小建議。小心那個妓女。我能從她眼裡看出來。她很怨恨年輕的聖女。她聽得到人們的私語。知道人們是麼看待她的。是的,她鄙視聖女,因為聖女有她沒有的東西。可惡的妓女,她幾年前就該離開了。


噢,拜託稍微停一下吧。我沒時間聽你的小謊言。走,馬上走開!我受不了你這騙子的惡毒氣息!


啊啊,你在編織謊言啊…但是我已經看穿了!我不是從書本學到,不是不是…全都是從我自己的頭腦學到…


(死亡)


該死的外來者…詛咒你…


(笑)


 


Adella, Nun of the Healing Church


(初见)


噢,仁慈的神啊,救救我…以治愈教會之名,從這個可怖夢境中淨化我們吧…


噢,請讓我待著吧…請不要帶走我…求你了…噢…敬愛的神啊…


啊啊,你穿的服裝是治愈教會的…你是來救我的嗎…啊啊!可親的聖人,謝謝你!我無法用言語來表達解脫的感受…至少,你可以拿走這個。它一定能讓像您這樣傑出的教會人員感到快樂。啊啊,非常感謝。敬愛的神啊…


非常感謝。我在大教堂區的街上被一頭笨重的畜生抓住了,然後被他鎖在這裡。還有其他人也被抓了,但是他們都被帶走了…從此我會聽見呻吟聲,不時在遠處迴響…


那麼今晚要進行獵殺嗎?那街上會很危險…每扇門都會緊緊的關著…也許這不該我來問,但是…你知道有什麼地方可以接納我嗎?


是的,我知道了…我明白了,在獵殺之夜是如此危險。我會去找大教堂區的熟人,也許他會給我開門的…大約。是的,是的,我會平安無事的…我不希望再繼續勞煩你了。你是…你是個獵人吧?對嗎?我會為你獵殺成功而祈禱。


我會平安無事的,我不希望再繼續勞煩你了,我會去找大教堂區的熟人。除非你知道有別的地方?


噢,非常感謝你。我會僅早動身。我會為你獵殺成功而祈禱。好心的獵人…


(教堂再见)


啊,勇敢的獵人,你還活著。非常感謝你。這座城鎮處於混亂之中,但還是有人住在這裡。我們一起等待治愈教會的救援吧。我不知道怎樣表達我對你的感激。我可以給的就只有…我自己低賤的血。希望這會足夠…


原諒我吧。我應該更明理一些。勇敢的獵人怎會需要像我這樣低賤的血液呢?請你忘記我問過的問題吧。


啊啊,勇敢的獵人,有什麼事嗎?你改變主意了嗎?


是的,當然。靠近些…現在…取走我的血液吧…


勇敢的獵人。請給我多一點時間。還有別人需要我的血液。


(血月发疯后)


哈…我親愛的獵人…你的血被污染了…我…我控制不了自己…哈哈哈…


我永遠不會離開你的…


(攻击)


我幹了什麼啊…


 


Young Girl& Older Sister


(初见)


你…你是誰?我不認得你的聲音,但我認出這個氣味…你是獵人嗎?那麼,請問你能尋找我媽媽嗎?我爸爸出門打獵就沒回來了,我媽媽去找他,但現在她也不見了…我一個人很孤單…也很害怕…


呃,好…獵人先生,真的謝謝你。至少謝謝你跟我說話。打獵時要小心。


你是那位獵人嗎?你可以尋找我媽媽嗎?


真的嗎?噢,謝謝你!我媽媽別著一個紅寶石胸針。那胸針好大…也好漂亮,你一定能看到的。喔,對了,我絕不能忘記。如果你找到我媽媽,請把這個音樂盒交給她。…它會播放一首爸爸最愛的歌。如果爸爸忘了我們,我們就放歌給他聽,他就會想起來了。媽媽很笨,出門時忘了帶這個音樂盒了!


(追加)


哈嘍,獵人先生。還是找不到我媽媽?


是的,好吧,我會等。媽媽知道我非常勇敢,而你這麼善良。我不害怕,我保證我會做個乖女孩。


是的,好吧,我會等。可是,有什麼是是我能做的嗎?也行爸爸媽媽被困在外面了…正等著我去找他們啊。獵人先生,你覺得呢?


好,我知道…我會等。我不會害怕。我知道,我真的知道。早晨終會到來。


是的,好的。獵人先生,謝謝你。我愛你,就像愛我媽媽,愛我爸爸,愛我爺爺一樣。


(打窗户)


謝謝你跟我聊天。外出請小心!


(女孩姐姐)


噢,你該不會恰好…見過我妹妹吧?我要她看家,但她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。她還很小,戴著一條白色的大緞帶。你在外面有見過她嗎?


噢,那麼好吧。但是,如果你見到她,能告訴我一聲嗎?她是個小女孩,戴著白色的大緞帶。我可愛的小妹妹…


噢,又回來了?有我妹妹的消息嗎?


噢,怎麼會這樣…她為什麼要到外面去?(哭)至少…我會有些東西可以紀念她。


多麼完美的緞帶…而它現在是我的了…我等不及想要試戴了…(笑)


噢,真是太好了…(笑)


 


Afflicted Beggar


(初见)


呀啊,別這樣嚇我!在這樣的夜晚,我會以為你是一隻怪獸。感謝繁星,你還健在…是你解決了那可怕的野獸的嗎?哦,那東西讓我顫抖不已,雙腿僵硬。接著你出現了。好吧!如果你是獵人…那麼…你知道任何安全的避難所嗎?


是的,當然不會…我早該知道的。這整個地方正在再次瓦解…這是雅南的詛咒…


噢,又是你!你發現美好、舒適、可供藏匿的地方了嗎?


好的,我會去的,謝謝你!(吸口水)我差不多該動身了,我不太能一個人待在外面…噢,你已給了我希望…你真是非常善良。請拿著,這是我唯一能給你的謝禮。


(带回教会后)


嗨,又是你!我欠你一份情!這是個很棒的地方。他們甚至讓像我一樣的乞丐進來。更好的是…我們各自保持距離,井水不犯河水,對吧?恰當的方式,雅南人應該就能存活下去!


喔,我給你看個東西。我秘密收藏的,真正的上等貨…


噢,又是你喔。我真的欠你太多太多了。幫我找到這麼好的地方讓我活下去…這是個很棒的地方。這是雅南曾經擁有過的東西,甚至更多!


噢,你回來了,來的正好。我又進新貨了。看到了嗎?你回来了。噢噢,天哪…你真是貪得無厭。噢,我懂的,我也是一樣呢。


噢,嗨。恐怕我沒多的了。是啊,都賣光了。不好意思啊,朋友。不過,我會試試趕快多進些貨的。你也知道那不容易啊,是吧?


(攻击)


你哪裡不對勁嗎?或者這是你的…動物直覺?你們這些獵人的手上已經沾染了太多的鮮血!


噢,你這隻瘋狗!你喝了鎮上一半的血,現在還這樣!你還有臉說怪獸?你們這些獵人才是真正的劊子手!


去死!去死!去死!獵人就是兇手,就是這樣!你說我是怪獸?怪獸?你懂甚麼!我沒有找你要這個!


我們每個人都是,令人作嘔的怪獸…


 


Alfred, Hunter of Vilebloods


(初见)


你是個怪獸獵人吧?是嗎?我就知道,那就和我開始的時候一樣!噢,對不起,你可以叫我亞佛烈德。我是洛格力斯大師的學徒,獵殺污穢之血族的獵人。嗯,你叫什麼?我們的獵物可能不同,但是我們都是獵人。那我們要不要合作?來交流一下經驗?


(三段背景介绍)


如你所知,治愈教會是血療的來源。好吧,我只是個普通的獵人,不熟悉教會的裡裡外外。但是我聽說過血療的神聖媒介在大教堂裡面備受崇敬。而舊教會的神職人員們都住在大教堂區那邊的高層上。如果你希望接受血療,而教會又願意為你進行血療,你應該去他們那裡看看。


拜爾金沃斯是個頗具歷史的學習天堂。每個獵人都應該很熟悉雅南下面的那些舊神的墳墓。唔,一隊年輕的拜爾金沃斯學者在墳墓深處找到了一件神聖媒介。這件事最後促使了治愈教會的成立,以及血療術的發明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雅南被崇敬的一切都可以追溯到拜爾金沃斯。但是現在那座學院已經深藏在茂密的叢林之中,被人們遺棄而且破舊不堪。此外,治愈教會也宣佈拜爾金沃斯是禁地。真不知道還有多少學者還在世上……只有他們才知道通過大門的口令。


啊啊,有點事我要告訴你。是從鼎鼎有名的洛格力斯大師哪裡獲得的一小點智慧。曾經有一位學者背叛了拜爾金沃斯的同僚……他把禁忌之血帶回了該隱赫斯特城堡。非人的污穢之血族就在那裡誕生了。污穢之血族是惡魔一般的生物,它們威脅著教會血療的純淨。時至今日,污穢之血族的統治者依然活著。所以,為了達成大師的願望,我在四處尋找。找尋去該隱赫斯特城堡的路。


(攻击)


這是什麼意思?為什麼你要對我拔劍?


你會…後悔的…


你讓血主宰了你…呵呵呵…


(给予招待状)


哦吼!很高興看到你平安無事。現在我們來想想要討論些什麼。告訴我有什麼東西可以激發你的興趣。


噢,那個是…是該隱赫斯特的印記嗎?我聽說過該隱赫斯特貴族們的傳說,和他們那浮華可笑的邀請。太棒了!我真是感激不盡…我要立刻動身。但在走之前,請容我表達謝意。啊啊,我感受到大師的力量了!讚美神聖之血!讓我們清理這些晦暗的街道。


很榮幸能和你在一起,但我必須說再見了。讓我們清理這些晦暗的街道,愿神聖之血指引你的前路。


(该隐城再见)


大師,看啊!我做到了!我做到了!我把這只腐爛的塞壬打成了肉醬!來吧,你們這些污穢的怪物!現在再看你們的不死之身有什麼好處!在這種悲慘的狀態再弄出點麻煩來啊!把你全部弄碎掉,把你的內臟都撤出來,讓全世界的人都來看看!(大笑)


噢,是你嗎?看看這個!謝謝你,我終於做到了!嗯?這個是不是很棒?現在大師能被人們當做烈士來崇拜了!(笑)我做到了,我做到了!


(再见后攻击)


這是什麼意思?為什麼你要對我拔劍?你在嫉妒我!是不是?不潔的女人!污穢的怪物!該死的蠢物!你走火入魔了嗎?真是可憐!你應得的!血!你居然讓我流血!


替我為洛格力斯大師祈禱吧…


獵人的怨恨是很可怕的。你必須在這場獵殺中找到你自己的路。一如我有我自己的路一般。


 


Iosefka


(初见)


你是不是…正在執行獵殺行動?我很抱歉,但是…我不能為你開門。我是約瑟夫卡。我不能讓我診所里的病人暴露在感染的危險之下。我知道你為了我們、為了這座城鎮在獵殺,但是我很抱歉。求求你,這是我能做的一切了。現在,走吧。祝你獵殺順利。


你還需要什麼嗎?但是我這裡沒什麼可以給你的了。請你諒解我的處境。我只能為你祈禱,希望你能滿載而歸。


(索取超过三次血瓶后)


啊,你平安沒事,謝天謝地。但是,恐怕我還是不會改變想法,我不能開門。當然,我會做我能做的。或許這個能幫上點小忙。夜還很長,但早晨終會到來。你們這些有能力的人不會讓我們失望的,我很肯定。獵殺之夜結束之後,我們就能面對面交談了。那時我就能看見你長什麼樣子了。我不應該老想著這個(笑),但是我還是很期待。所以請務必要小心一點。


抱歉…我沒有什麼別的可以給你了。我為你的平安祈禱。愿光明照亮這個夜晚,希望它會照亮你的前路。


(打门)


停止!求求你,停下!你獵殺的是怪獸。為什麼你表現得跟怪獸一樣?這一定不是真正的你…求求你,停下…


你冷静下來了嗎?謝天謝地。絕對不要讓獵殺壓倒了你。記住自我,你不是一頭怪獸。


你已經和怪獸無異了。我早該知道的…


 


Impostor Iosefka


(寻求病人)


太好了。請幫我一個忙。你馬上要去打獵了,是吧?那麼,如果你找到任何倖存者…告訴他們去找約瑟夫卡診所。根據醫師誓言的承諾,只要他們還有人性,我就會照料他們,甚至治好他們。不管是這個病或者這些野獸,都沒什麼可怕的。這將會是漫長的夜晚,我也許會被困在這裡,不過我總得做點什麼。跟我合作,我甚至會獎勵你,心動了吧?好,那麼你就去吧。


如果你找的還有人性的人,直接把他們送到約瑟夫卡診所吧。你可以向他們保證,沒有比這裡更安全的地方了。拜託,幫我這個忙。


噢,你好…你還活著吧?有什麼收穫嗎?找到沒變成怪獸的人了?要是你找到了,你知道應該把他們送到哪裡的。(笑)


噢,你好…你還活著吧?我需要更多的病人…已經沒有多少人還是人類了,我懂的,不過還是請求你把能找到的都找來。我們必須找個方法,一個戰勝我們愚蠢自己的方法。你很聰穎,難道你看不出來這多有意義嗎?(笑)


你要是找到了還是人類的人,把他們帶到我這裡來。一切看你了,勇敢的獵人。


噢,你好…你還活著啊。不過我覺得我們快走到盡頭了。我不認為現在還有多少人沒變成怪獸的。真是悲劇,但是,該怎麼辦…


(送病人之后)


噢,你好…看來你過得不錯。很不錯。她/他待在我這兒會很安全。你是不是要謝我一下/你是不是應該謝謝我?治療很順利,大體上說是穩定的。真的是好極了…這是答應過給你的報酬。


噢,謝天謝地你來了…幫我再找一些人來吧。(笑)


外面可能還有一些人類。如果你見到他們,把它們帶到約瑟夫卡診所來。我會盡力治療每個倖存者的。所以,幫幫忙,做個好人吧。


噢,你好,你平安沒事,真是鬆了一口氣。他/她待在我這兒會很安全。我很高興能有新病人來。這是答應過給你的報酬。沒有你我該怎麼辦?你真是幫了大忙。(笑)


(打门)


就沒人能理解嗎?我真受夠你了。是時候有人幫你脫離苦海了嗎?


(警告和攻击)


啊,月光的氣息…你是怎麼溜進來的?真遺憾,我對你期望那麼高。好吧,我不會找藉口。能請你馬上離開嗎…?一切都不會改變…你去救人,我來救命…但是,要是你拒絕離開…啊,沒錯…我一直都想試試我的本事對獵人管不管用…(笑)


小聲點,小聲…別動喲…這一點也不痛的…過不了多久,你就會恢復健康了…去死吧!受夠你了!現在,給我停下來!


啊,多麼興奮…我還從沒在獵人身上動過手呢…


詛咒這微不足道的白癡…


(血月后)


神啊,我覺得噁心…你是不是也一樣?它還在繼續,我看到了…我就知道我與眾不同。我不是怪獸…我…天啊,這感覺真糟…不過這是我受選的證明…你看不到嗎?他們在我腦子裡翻滾…這是…挺…瘋狂的…


 


Vileblood Queen Annalise


(初见)


來訪者…我不需要你的歸順,但是在我們的王座面前,請跪下。在我們面前跪下…或者離開。


如此無禮。吾等雖已遭玷污,但仍為女王之姿。無禮怪獸毫無交談必要。請你離開。


來訪者…帶有月亮氣息的獵人…我是該隱赫斯特城堡的女王安娜莉絲。(笑)污穢之血族的統治者,宣誓與教會為敵。現在,吾的人民被殺害,我們也淪為這個可惡面具的囚徒。汝在尋找何物?


言汝所想。


嗯,嗯…汝實乃怪異之獵人…吾等已厭倦此等可悲夜晚…與我等共同誓約,抗擊教會。若你愿與我等同行…吾愿以吾腐壞之血與汝分享。


明智的選擇…無需多言。立即離開。


很好。縱飲我等之血。感受熾然腐壞之擴散。(笑)如今,汝與我同為污穢之血族。唯吾等二人仍存於此世間。


吾等將等待汝之歸來。以該隱赫斯特之榮光為名。


(攻击)


遺憾之至。吾等生命並無如此脆弱…


汝似有二張面孔。沒關係,吾等肉身不死。言汝所想。


(求婚)


请勿多言。吾等無需配偶。此途未來多難。於吾等而言,汝很重要。吾等不願見汝遭受任何危難…


(笑)啊啊,汝依然甜言蜜語…想法已然足夠,汝之價值過於重要。於此時,勿再多言。


(笑)勿再戲言! 


 


Retired Hunter Djura


(這個城鎮早已被遺棄,這裡不歡迎獵人。)


(初见)


嘿,那個獵人,就是你。你沒看到警告嗎?立刻回去。舊雅南已經被燒了,人們已經放棄了這裡,現在這裡只有怪獸。這些怪獸對住在上面的那些人並沒有威脅。回頭吧……否則你將成為我們獵殺的對象…


…你是個熟練的獵人。熟練,無情,體內充斥著多種血液,簡直就是個最佳的獵人。這就是我必須攔住你的原因!


我猜你還能做夢吧?那麼,下次你做夢的時候,好好想想…


但是,記住一件事。你不是在獵殺怪獸。


(打完黑兽回来)


喂,喂…你是怎麼跑到這裡來的?啊,這無關緊要。你來舊雅南做什麼?我沒興趣再繼續問下去,但是不允許你驚擾這個地方。怪獸不會上去冒險,所以不會對任何人造成傷害。如果你執意要獵殺牠們,我就必須先獵殺你。你懂我說的話嗎?


當然,我想也是這個答案。你是個真正的獵人,這就是我必須攔住你的原因!


是的,很好。我已經不再做夢,但我曾經也是個獵人。沒什麼比獵殺更恐怖的了。要是你沒能領略到…你獵殺的那些東西,牠們不是怪獸,牠們是人類。總有一天,你會懂的…嗯,你應該走了…但是在這之前,給你個臨別禮物。反正它對我已經沒用了。


有什麼事嗎?我肯定不用再說一次了吧。快走吧。你有整晚時間可以做夢,利用好時間吧。


(饶恕怪兽后攻击)


噢呵呵,你這狡猾的老鼠!你這小子裝作是個真正的獵人!很好,不用留一手了!野獸們今晚會大快朵頤的!


那是因為血的緣故,還是你已經瘋了?當脆弱的心靈變得焦躁…獵人就會變成獵物!


我猜你還能做夢吧?你儘管常來吧,我會讓你見識另一種死亡。


…你才是…怪獸…想想看你在做什麼吧。這已經完全瘋狂了…


 


Patches the Spider


(初见)


…噢,你是野獸獵人嗎?天啊,你還不知道你所擁有的價值。…不過,更多的是遺憾…長夜漫漫,野獸多不勝數。真正的獵殺行動永無止境!即使是死亡也不能帶來慰藉,血液侵蝕著你。哈,多麼可怕的命運啊,天啊!不過我願意幫幫你。輕輕地繞到大教堂的右側,尋找古老,隱藏的教堂。…神性的恩賜將賦予你力量…當然,我非常肯定,嘿嘿…


(教学楼重逢)


噢,亞彌達拉,噢,亞彌達拉…放過這可憐的傢伙吧…(笑)


(笑)真是美妙,能夠親眼見證神跡。你一定很開心吧。你欠我一個人情,對吧。你幾乎要變成原野的一頭野獸,但你卻在這裡,與眾神共舞。(笑)你的行動和你的腦袋一樣慢嗎?噢,別發抖了!去吧!到狼群中去!(笑)


噢,這不可能,你不會是…不,你不會…尊敬的亞彌達拉…怎麼會這樣…嗯!現在,等一下…你對我很不滿是嗎?


噢,聽到這個真讓我痛心。你想錯了。我把最秘密的事告訴了你。現在你見證了奇跡,而且變得更強了!事情再清楚不過了。嗯,說句心裡話,你在我的神面前就像是一隻羔羊。這個,你不需要知道,也不是你該知道的。反正皆大歡喜。(笑)


確實,我想也不會!我把最秘密的事告訴了你。現在你見證了奇跡,而且變得更強了!事情再清楚不過了。你如果還有點良心,就該心存感激!(笑)感激吧…(大笑)


不要緊。這種細節只是小事。我們現在已經是好朋友啦。讓這個來表達語言無法表達的友誼吧。噢,別懷疑我,好兄弟。友誼除了偶然的邂逅,還會是什麼?(笑)


啊,很高興見到你。抱歉,不過我有一個深遠的想法…感謝神的眷顧,以及祂施愛予人的方式。(笑)


(开商店的对话)


啊,很高興見到你。這真是最愉快的見面。你看,我馬上就要離開了。我的神離我而去,所以我必須去尋找另一個神。如果命運眷顧,我們很快就會再次相逢。如果你跳出那一步,會更快的…(大笑)


噢,別去想倒楣的亞彌達拉了。你已經拯救那個倒楣蛋了。反正皆大歡喜。


啊!很高興見到你!真的,你是個名副其實,不容置疑的好朋友!另外,我的好兄弟,我再次發誓,一定能減輕你的負擔!


親愛的夥伴,是什麼讓你煩惱?你需要我的協助嗎?


我恐怕時候又到了。不過如果命運向我們微笑,我們不久又會重逢。親愛的朋友,再會。


(攻击)


呃,這可太無情了…親愛的朋友,這太無情了…(笑




*小姑娘和阿尔各差一句不太紧要的,老太太的初见对话有点错误。有空再补吧……打不动了……(死咸鱼躺)


*1.10补遗,教堂瞎子少了一段对话,时间大约是在全NPC收容后立刻回去。最近已经在打英版了……有空再开港版大号录吧。


*1.11再补,女王对话不全。缺点零碎的部分。


*3.15再补,发现少了妓女的拒绝血和看门人对话


**假设真有人看到这里了……个人在考虑把游戏的全小纸条也整理一下,最后出个带链接好查看的总集。这种无聊的东西会有人要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