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好角

血之沉醉

一切苦难开始于那滴通往亚楠的旧神之血,终结于女王甘美的血液。

他在猎人生命的上半夜沉湎于梦乡,学会从死去的原住民脉管中抽取血液,从野兽皮毛下收集一瓶又一瓶鲜红的血浆。盛年时踏入该隐赫斯特的严冬——他的第二故乡。安娜丽丝的血液使他忘怀了梦中的月亮,从此他非但为猎人的使命,亦为女王的夙愿挥舞千景。他杀死游荡的怪物,用它们的头颅换取荣誉与认可。那些腹部臃肿如蜱虫,肢体弯折如跳蚤而舌头细长似蚊牤的怪兽,被城堡里的人唤作“舔血者”。他提着舔血者们的头发如握着撕裂的布匹,台阶上,一列是怪物的汁液和着肮脏的雪水,一列是他那污秽之血。这不是他第一次为猎杀拼上性命——他仍旧做到了,和在亚楠时一样。

然而有一些东西已经改变了。溅射在睫毛上的兽血,他举起上弹夹的手指擦去。一片暗红氤氲成雾一般烟一样的幕帘,和血脉里叫嚣的回响呼应。曾经在亚楠下水道苟延残喘的阴影,此刻把酒杯高高举起,他是该隐赫斯特的贵宾。自命不凡的贵族对他颔首,王赐予他青睐的盔帽。 

刀斧手摧毁了女王与她白皑皑血淋淋的该隐赫斯特。贵族女眷们凄厉的叫声刺穿沉甸甸的积雪的云层,露出硕大到畸形的月亮。诅咒那帮该死的畜生和他们闪烁金光的尖锥头套。战争旷日持久,也仅只发生了一个夜晚。

评论(3)

热度(1)